石景山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透视村医在花都 第188章 都是多情惹的祸

发布时间:2020-01-16 23:23:28 编辑:笔名

透视村医在花都 第188章 都是多情惹的祸

苏浅浅来了,来得毫无征兆,她穿着一身白色吊带衣,黑色短裙,丝袜拉在她的美腿深处,踩着红色的高跟鞋闪亮登场,身为千金大小姐的她,竟然打扮成清新脱俗的ol风格,活脱脱的一个小妖精。

那一句老公你该回家了,让陈帆整个人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更让陈帆无语,苏浅浅这傻妞,朝他吹一口热气之后,竟然来到蔷薇的旁边,咯咯一笑,充满挑衅地说道:“谢谢你照顾他,我是专门来接他回家的。”

蔷薇也不甘示弱,一只手还搭拉在陈帆的手臂上,她理了理几缕随风飘动的秀发,脸上露出三分醉意七分朦胧,手指在陈帆手臂上狠狠掐了一下。

“死鬼,那下一次你来,我再好好招待你吧。”

蔷薇这话说得暧昧不清,加上她有意让陈帆难堪,苏浅浅顿时怒瞪陈帆一眼:“你……回去我再收拾你……哼!”

“那个……浅浅,事情不是……”

陈帆刚想解释,就被苏浅浅推搡着上车,陈帆一脸无辜地回头朝蔷薇看一眼,发现蔷薇正朝他投来一个同情的目光。

“被坑了啊!”陈帆感叹一句,车子轰鸣一声,差点让他把吃下去的吐出来,“喂……苏浅浅,开慢点儿!”

白色轿车消失在街边摊,张达和沈羽碰了一杯,他嘿嘿一笑,说道:“帆哥这下有麻烦喽。”

“你懂个屁!”

沈羽白一眼张达,却发现张达偷偷朝蔷薇方向指了指。

沈羽随着手指看去,只见蔷薇看着轿车离去的方向,一开始露出得意而胜利的笑容,紧接着笑容变得僵硬,变成傻笑着,傻笑着傻笑着,整个人就愣在原地,就像一颗望夫树。

“唉……很少见到老大这么失神啊,老八,走,去找个场子继续乐……”

张达拿起一个鸡腿,狠狠一咬,然后囫囵地说道:“这不是挺好的吗?”

沈羽露出忧伤的表情,“老八,你不懂,老大心情不好,我们就会遭殃……趁着老大发呆,我们先溜……”

“有理!”

张达和沈羽两人偷偷起身,露出猥琐的样子,刚走没几步,却见蔷薇不知何时已溜到两人面前,手上把着满满的一杯红酒,脸上的露出迷茫醉意。

“你们两个告诉我……是我漂亮,还是刚才苏家那个妖精漂亮?”

“当然是老大你漂亮!”

沈羽不假思索地回答一句,并朝张达掐了一下。

张达鼻子嗯的一声。

“蔷薇小姐,我不是魔镜呀……呃……那啥,你也漂亮。”

蔷薇一口气把整杯红酒咕噜咕噜灌下,将红酒杯摔在张达面前,伸手揪住张达的耳朵。

“你特么傻啊,连夸我的话都不会说!”

张达被蔷薇拧住耳朵,连忙求饶,说道:“蔷薇小姐,真的,你也很漂亮啊,我没说错!”

“把也字给我去了!混蛋!”

蔷薇踹了张达一脚,侧脸一瞥在一旁赔笑的沈羽,脸上的酒气骤然消失,“我心情很不好,你们两个,去把藤原野的那个野狗儿子,给我抓来!”

沈羽和张达脸上的酒气同时消失,齐声道:“是……老大!”

……

轿车车内,陈帆眯着眼,背靠着软椅,享受着难得的舒缓时间。

但是苏浅浅却颇有兴致,打开车内多媒体,播放着奇怪的音乐。

“树上的鸟儿成双对,夫妻双双把家还……”

苏浅浅压着个腔调,阴阳怪气地跟着唱了几句,以胜利者的姿态炫耀了一会,然后把音乐一关,从内视镜瞟一眼陈帆,说道:“衣服挺合身呀,穿着舒服吗?”

“还行。”

陈帆回答道,说完,他觉得车内气氛有些压抑,干咳一声。

“那个,浅浅啊……刚才蔷薇的话……”

苏浅浅噗哧一笑,说道:“好啦,陈帆,你以为我真把刚才的事当真了?我只不过是想要提醒你……我才是你的未婚妻,你以为我是糊涂蛋?你一定困了吧,好好睡一觉,醒来就到家了……我来的时候,在火上给你煲了粥,回去就可以喝了。”

刚要被感动的陈帆,听见苏浅浅煲粥两个字,闭上的眼骤然睁开,露出一副讨好的表情。

“浅浅……那个,我只想吃点别的,冷米饭都行,真的……我求求你了。”

“滚……本小姐的厨艺近精进了不少,而且,我还往粥里搭配了大枣,花生,枸杞,鹿茸,咦呀,还有那个什么鞭……超级营养的!”

苏浅浅得意地炫耀着她的厨艺,看着陈帆痛苦的表情,她越加兴奋起来。

陈帆将手伸到窗外,无声地呐喊:谁来救救我!蔷薇,玫瑰,梅丽苏……城市套路太深了,赛华佗,老子要回农村!

……

陈帆觉得现在自己就是一头犟牛,被苏浅浅强迫喝粥的犟牛,他闭着眼,等待着被苏浅浅研究出来的‘绝世美味’粥弄得欲仙-欲-死。

当一汤勺热粥进他嘴后,陈帆的表情变得呆滞了。

这一口粥,的确是绝世美味,不是黑暗料理,是真的很好喝!

难道是压缩饼干吃多了的原因?

陈帆瞪大了眼,看一眼杵坐在他对面一脸期待的苏浅浅,他拿起汤勺,再舀起喝了一口。

还是那么美味!

这特么不科学啊!

陈帆端起一碗粥,呼噜噜的一口气吃了个精光。

苏浅浅的眼里再冒星星,她拿起陈帆手上的空碗,转身去盛粥。

然而陈帆的目光,却停留在她的几个通红通红的手指上。

陈帆一把拽住苏浅浅的手腕,将她的手指拿到面前看了看,又看一眼厨房里的那个过热煲仔锅,似乎明白了什么。

“烫伤的?”

陈帆很认真地问道。

“不……不是。”

苏浅浅目光闪烁。

陈帆哪还不明白苏浅浅撒了谎,责道:“浅浅,你怎么那么傻?嗯?这种事,交给阿兰阿朵就行了嘛,厨房那种地方,就不该是你这种大小姐该去的。”

苏浅浅被陈帆骂了一句,脸上的表情一下就僵硬了,她傻傻一笑,一抿嘴,终还是没有忍住,两滴泪珠儿滚滚落下!

博医汇中医门诊部怎么样
赣州市皮肤病医院预约挂号
乌鲁木齐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柳州牛皮癣医院哪家治疗好
宜昌治疗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