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景山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蹭吃蹭喝蹭被窝

发布时间:2019-06-24 19:57:32 编辑:笔名

寂桐问过陵端好几次,你到底知道什么,陵端只说,我凭什么告诉你。嘿嘿,有意思书院%乐%文%小说 し似是察觉到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古怪,少恭抱着陵端的时候总劝他想开些,陵端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少恭,“我怎么会跟他们置气。”“是不是在这里太闷了?”自从来了青玉坛总部,陵端就没有离开过这个院子,总将他拘束在这里,虽然陵端不说,少恭还是觉得有些委屈他了,明明是那么贪玩的人。“还好。”陵端晃晃脑袋,他并不是闲不住的人,在天墉城上的时候,如果没有任务大部分时间都在一个人修炼。正是因为不喜吵闹所以才会寻得清净地一个人打坐,和师弟们在一起总会被打搅。如今在青玉坛,少恭在的时候自然是两个人如胶似漆,便是听着他弹琴,也觉得舒爽,他不在的时候自己只想好好睡一觉,至于寂桐,他也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偶尔替少恭不值,也料定了她不会跟少恭说些。“不过我倒是有些好奇,青玉坛近来了什么客人?”要少恭出面接待的客人,总不会是普通人。“只是其他的门派来寻医问药的,怎么,你要加入青玉坛?”他倒是不在意,反正陵端就在这里,他若是愿意加入,自然也是极好的,有他在不会叫陵端吃亏,只要陪着自己就好。“怎么可能……”给一个鄙视的眼神,雷严贪心不足,即便是少恭放过他,日后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他连天墉城都不是怎么在意,又怎么会加入青玉坛,更何况……“加入青玉坛有什么不好?”“没什么不好。”陵端看着天,看样子来人不一般,少恭是答应过不会骗他,可是这个问题根本就没有回答,他也不愿纠缠,顺着少恭的话往下说,“只不过,青玉坛里我只想见你。”“端儿喜欢我可以直说。”厚脸皮的精神发挥起来从来都不吃亏。“是啊,我喜欢欧阳少恭,不是喜欢丹芷长老。”任由少恭啃着,反而主动扑进怀里,有些事情总要做个了结,而在有结果之前,他只想尽情的放纵一回。青玉坛的丹芷长老到底要做些什么陵端一直都不太清楚,也不想问。只是少恭离开后再看看自己的衣服,来了青玉坛之后少恭履行前言爽快地叫来了裁缝重新做了几声衣服,和天墉城弟子装颜色差不多的深紫色长袍。亮瞎眼的颜色穿在身上明艳非常,少恭喜欢他也就认了,可是穿着这么招摇的衣服在全是青衣的青玉坛走动……陵端在箱子里翻翻捡捡总算是找到了之前在双河镇穿得那两身弟子服,不太合身但至少传出去走动起来方便一点。踏出大门才后悔,早知道叫少恭带自己转转就好了,完全不认识路。舒展一下身体,感概自己居然还能活蹦乱跳。一路踩着屋脊把青玉坛摊了个遍,全凭衣服区分是不是青玉坛弟子。青玉坛的布局并不复杂,大门进来就是主厅,少恭在西边的单独小院里。主厅里正坐着一堆“客人”陵端看不清脸,只得从侧面踩过去,到了跟前从屋顶上跳下来钻进树冠。隔着拂来摆去的枝叶勉强看得到厅中两排人,虽然是看不清脸,但是凭身形认出来青玉坛一个长老,欧阳少恭,还有另外一位客人,瞬间明白了少恭为什么只想打岔。从树上落下来,看准那人回头的功夫一溜烟蹿走,刻意用两脚走路,留下一个背影。回到小院里陵端望着天,自己到这里多久了?从肇临离开来到青玉坛总部也有一个多月了,荒废了整整一个月,他也觉得差不多了。察觉到来人,也不说话,打个哈欠,寻个舒服的姿势坐下。总归是要回去的,巽芳那边也刺激的差不多了,似乎是万事俱备,但是他还有个问题,朝着那人藏身的地方看去,也不说话,只是双眼看着,脸上露出冷笑。“二师兄。”知道被发现了,陵岚也自觉出现,站在陵端跟前,紧张的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他一直不知该如何面对眼前这个人,在双河镇就是,明知道就在身旁,明明很想见面,但就是不敢。“你已经离开了天墉城,早已不必叫我师兄。”陵端淡然,当年陵岚也是在他毒发昏厥之时私上翠微峰,被师父发现后几乎打死,只是看着凝丹长老规劝的份上,才叫他滚出天墉城。“师兄,我知道我错了,可是……”陵岚低着头,却不住的抬眼看他,“我只是想看看你,我已经好几年没看到你了。”“哼。”陵端只是冷笑。“师兄,我知道你讨厌我……我也不想叫你难受,可是……我真的只想看看你。”“你现在是唐家堡来的客人,不要回去么?”“师兄你都知道了?”陵岚愕然,他只是想来看看,他打听过陵端的事情,他应该不知道唐家堡和青玉坛之间的合作,更不知道自己的事情,秉着几分侥幸才敢靠近,谁知一见面就被说中了,早知如此,不如在双河镇的时候就来相见,“我现在是叫唐岚。”“我问你,肇临身上的毒,是不是你动的手?”别的他都可以忍,但是陵岚如果敢对肇临下手,同门相残,就怪不得他了。“怎么可能!”陵岚急着争辩,想要是上前,但是走出两步看到陵端满是嫌恶的眼神又停住脚步,只是不住得解释道,“肇临也是我的师弟,我知道你不会天墉城弟子下手,我也不会。”不是陵岚?“我在路上遇到他,还特地交代过,要小心那些药人……还有……向师兄问好。”和肇临相见并非无意,但是他的确没有对肇临下手,陵端对天墉城师弟的爱护,他早已感同身受,断不会越过底线,“师兄……我……”“好了,你走吧。”陵端揉揉额头,短短几句啊,却叫他头疼不已,他实在不想再见陵岚,也是有些事情,叫他不得不见,他不能一直迷迷糊糊过下去,问清楚就好。“师兄……”陵岚又喊了一声,见陵端闭着眼睛完全没有反应,这才慢慢转身,他多希望还能和从前一样,在他身边,攀着他的臂膀,窃窃私语,一起踏遍山河,除妖卫道。只是,陵端的固执,他又何尝不懂,出了那种事,便再无和好的可能。“再跟唐泰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你也不会有好下场。”在陵岚即将离去的时候,忽而听闻陵端一声冷淡的提醒,等他惊喜的回过头去,却再也没看到陵端的人影。二师兄,你还是在乎我的。想到这里,陵岚开心的几乎落泪,四年了,四年来他次觉得心头没那么沉重,如果现在还关心他,是不是有一天他们还可以和好如初?哪怕只让他陪在陵端身边也好。陵端将衣服重新整理好,仍旧穿着弟子服。寂桐在旁看着,说的再多两个人都不听,寂桐也不再多话,只是看着陵端的眼神自然带上几分鄙夷憎恨。手中端着茶盏,慢慢饮着。寂桐的想法他当然知道,本就是他一手造成的,只是,他并不在乎,并不在乎寂桐怎么想,也不在乎她怎么做。就算寂桐想把自己怎么样,也要考虑少恭,就算他不在乎少恭,也没办法将自己毒死,任由她看着,任由她离开。他还不想死,不管是被毒死还是被杀死,他还要回去,想明白了一些事情,他一刻也不想在青玉坛待下去,但是现在直接跑掉也不是他的性格,简直和落荒而逃没什么两样,他在等欧阳少恭。少恭一进门,就看到陵端背对着他,坐在桌上手里把玩着茶盏,不知想些什么,走上前去,看到陵端有些冷的表情,轻轻拍了拍,“不开心?怎么了,是不是太闷?”“没什么。”陵端摇摇头,看着少恭却没有笑。今天的陵端有些古怪,少恭和陵端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两年后从双河镇重逢至今不过一个多月,但是自陵端跟着他回青玉坛总部后,两个人的关系早已亲密无间,只要陵端的眼中映着自己的身影,脸上都是带着笑的。或者温柔,或者害羞,或者欢喜,陵端看到他,总是开心的。可是今日却是冷着一张脸,有看到陵端身上的衣服,问道,“你今天出去了?”“嗯。”陵端老实的点点头,“出去转转。”“是不是听说了那些弟子乱说话,叫你心里难受了?”普通弟子说的话有多难听他自然知道,当着自己的面不敢说什么,背地里怎么形容陵端的,他也略知一二,若是亲耳听到,心中难受也是正常。“这些我早就不在乎了。”他本来就不在意,要说难受,从他来天就听了这些流言蜚语,只怪他耳朵太好,脸皮太厚,终是抬起眼来,眼中几分落寞,“我们是不是该去放河灯了?”

鞍山治疗癫痫好的医院
九江专治癫痫病
松原医院专治白癜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