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景山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那些年我们为什么错过

发布时间:2019-05-14 19:46:29 编辑:笔名

那些年,我们为什么错过

从09年次参加初中同学的婚礼,到现在五年的时间里收到不下几十封请柬,情绪已经从初的惊慌失措过渡到如今的习以为常。谁说人不会变?我们还不是在生活的诸多磨合之间变得越来越愿意去向现实弯腰妥协,变得越来越慈悲和健忘。但收到森森的结婚请柬还是很意外,她看到我惊愕的表情,说,要不,咱们聊聊?我说,你和吉米,我一直希望你们能走到一起。她说,我知道的。

然后她的眼神飘了一会儿,说,在吉米之前有过一段爱情,那是个很笨很不会浪漫但让人很踏实的男孩儿,快圣诞节了,他会提前好久问你想要什么礼物;快情人节了,他会纠结很久追问你,什么礼物能得到你的欢心。你说想要一副手套,他说,太廉价,不够真诚,你说,那就买部吧,可他说,你自己的又没坏,不实用;25岁生日的时候,她忽然很想要hellokitty的原版套装,路过专卖店总要站在橱窗外欣赏好久好久,直到心里被满足感充盈的微微发烫,才高高兴兴的离开。

男孩儿问她,要生日了,你是不是想要那个套装啊?一开始她否认。觉得承认了,会让男孩儿觉得自己太物质。后来架不住男孩儿天天问日日问,虚心的说,是。男孩儿说,好,那我买给你啊。她忽然觉得失落,忽然就失去了拥有它们的兴趣。她说,不必了,看看就好。这段感情就在一次次失望之后,变得不了了之。

至于吉米,她说,她仿佛永远在追赶他,看他在酒吧和各种美女周旋,然后醉醺醺的回到她身边,告诉她,全世界,我只爱你。她仿佛在不断的变换速度适应他的世界冷暖,他累了,她慢下来,站在他对面,听他说悲伤的事;他高兴了,她就要加速去拽紧他的手,不被别的女孩儿牵走。像个变速的陀螺,迎合主人的欢心。他在一堆女孩儿中间应酬的不亦乐乎,他转身揽起她的腰,说,我亲爱的来了,我要回家了。

那样的时刻,她确实觉得,生命里有这样一个宠你的男人无上荣耀;可更多的时候她只是坐在角落,看他在各种应酬间觥筹交错,明明不快乐,可她只能看着这一切循环发生,无能为力,心里大片大片的心疼。

她说,她以为自己已经跟上了他的节奏,当她骑着单车拼命的追赶飞机的时候,飞机却很快消失在云端,她说,他去英国进修的两年时间,她不知道,他跟多少女孩儿交往过;不知道他的生活里,那些没日没夜的应酬,那些烂醉如泥的日子,谁开车送他回家?那些下雨的天气,谁能及时的为他撑起一把伞?

一切都让她彻夜难眠,惶恐不已终于在一次吵架之后,她和吉米成了错层世界里的两路人,她选择回归自由和平凡,尘埃落定,而他,高高在上的首席女装设计师,富二代,他们终究还是分道扬镳,南辕北辙

她清楚的记得那天,在那个越洋里,吉米说,你的一切都是我给的,你离开我什么都不是。她说,你有钱,可你买不来一个姑娘为你守候的真心;你有钱,可以挥霍,获得一时的快乐,但买不到永恒的爱情;你有钱,可以肆意的烂醉,但买不来健康的一生终老,她说,别说我没有努力过,我就这么不紧不慢的等了你六年,有时候我愿就那样等下去,直到你浪子回头。她说,谢谢你给我的一切,谢谢你曾经给我的那么多意外和惊喜,她说,再见,我不需要你的任何施舍一样可以做个潇洒漂亮的女孩儿,她说,我不愿再这么孤单的等下去,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老姑娘,那时候,即使你来牵我的手,我也不肯再跟你走。

再后来,她遇到了自己的第三段爱情,也是一段,她说,他呀,呵呵,他能给我的刚好是我想要的,她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挂着温暖而安静的笑容,甜甜的,在冬天冰冷的空气里很好看,她说,他很像北方的寒冬里,那场让你期待已久的大雪,不必着急,不必慌张,你知道他必然会来,就在离你很近很近的地方,你只需要迈出几个步子,惊喜就会飘落到你的怀里,她说,他很绅士,上车给你开车门,连讲日常那些琐碎的道理都那么温柔绅士,让你失去跟他反抗的能力,她说,一切都不用担心,不用担心高处的地方够不到,他就在你身边帮你够到;不用担心太黑的地方看不到路的好坏,他会一直给你光,或者牵着你的手。

上海清关公司
淘气堡厂家
热镀锌加工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