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景山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勒马听风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1:02:52 编辑:笔名

李剑飞来到归雁酒楼的时候,已是黄昏时分。他把马系到店门口的老槐树上,便往里走去。  这归雁酒楼地处通往京师的要冲,因而来往的客人繁多,生意兴隆。  李剑飞是这个酒楼的老客了,他一进去就到靠窗的一个座位坐下,不一会儿,一个店小二打扮的人便过来问道:“这位爷,请问您用什么饭?”  李剑飞一听此话,不觉奇怪,因为他是该店常客,和老板老胡是好朋友,这里的店小二没有一个不认识他的,也没有一个不知道他爱吃什么的,他只要往桌子旁一坐,不用多说,店小二就会把他喜欢吃的老四样端上来。他也没有多想,便说:“还是老四样,再要一壶花雕!”  店小二更加诧异,问:“爷,您请说明白一点,什么老四样啊?”  李剑飞不由得仔细打量起店小二来,他敢肯定,在这个店里,从来没有看到这样一位店小二。便问道:“你去把小唐叫来。”  店小二又吃了一惊:“爷,小唐?小唐……对,小唐辞工了。”  李剑飞又问:“那你们老板老胡呢?”  店小二说:“老胡把店卖给我们老板了。”  李剑飞更加奇怪了,他前天来这里的时候,老胡还说要招小唐为女婿,等自己老了就把店交给他,这怎么说卖就卖了呢?  于是他问:“这个店生意这么好,老胡怎么卖了呢。”  店小二一听,面色一变,说:“我怎么知道,这位爷,你问的不免太多了吧,你说,你吃什么吧。”  李剑飞心想,哪有这样的店小二?竟给客人甩脸子?  他强压怒气,对店小二说:“熘大肠、辣子鸡、酱牛肉、红烧肉,两斤大饼,一壶花雕。”  店小二答应一声走了出去。  菜上来了,李剑飞又打量一下店小二,看他太阳穴高高隆起,竟然似身怀武功,又看看这店里其他的店小二,居然一个不认识,居然全都似身怀武功!于是,他不由得暗自戒备。  李剑飞倒了一碗酒,发现这酒和他以前喝的不太一样,不由心中一动,暗自取出一枚银针,插入酒中,看到银针变黑,不由暗中骂道:“好个黑店!”他又将银针对菜一一试过,居然全部发黑!好狠毒啊!这肯定是预防有人光吃菜不喝酒啊。  心念一动,他把酒端到嘴边。却趁人不备,全都倒掉。这时,只听哎哟之声不绝,桌翻椅倒,吃饭的人们横七竖八倒在地上。  李剑飞一转念,也仆倒在地。  这时,只听一个苍老雄浑的声音想起:“大家仔细了,给我搜,挨个搜,一定给我搜出九龙白玉杯!”  李剑飞偷偷看去,只见一个瘦高老者正在指手画脚,有三四十人正在挨个搜检客人。这老者他曾见过,知道他是玉笔山庄庄主史拯寒  忽听一人高叫道:“庄主,找到了!”  史拯寒哈哈大笑,伸手接过。只见这九龙白玉杯用白玉制成,通体晶莹,典雅庄严、华贵幽古。上部有三条龙,其中一条龙独骑居幢盖,为九龙之首,中部有六条龙自动吐酒,若云行雨施。  史拯寒对大家说:“你们知道这九龙白玉杯的妙处吗,这九龙白玉杯腹部雕有6条龙,每个龙嘴就是一个壶口,把杯子往龙嘴下面一放,酒就会自动流出来,真是天下少有啊!”  众人纷纷赞叹不已。  这时,史拯寒的次子史炳虎看到一位姑娘正伏在桌子上,便上前抬起姑娘下巴,仔细打量,“真是美女啊!”他不由得惊叹起来!  突然,史炳虎小腿剧痛,不由自主倒了下去。急忙站起身来,却见那位姑娘正凤目圆睁,对他怒目相视,手中已然多了一把寒光闪闪的短剑。  史炳虎瞠目结舌,说:“你怎么没中毒!”  那姑娘冷冷一笑,说道:“这区区毒药,焉能毒倒我沈玮琼!”  史拯寒走上前来,喝退儿子,骂道:“你怎么这么不长进呢,比你哥哥差远了!”又冲沈玮琼道:“原来是玉面观音沈姑娘,沈姑娘,这个地方今天你不该来,你来这个地方今天只有死!”  说着,拔出背在背后的缅刀,施展五虎断门刀,虎虎生风,向沈玮琼砍去!  沈玮琼接了一刀,只觉手臂酸麻,短剑险些脱手,因而不再与他硬碰,而使出穿花绕树身法,不停游走,伺机进攻。但酒店的桌椅和地上横七竖八的人挡住了她的发挥,使得她的身法大打折扣。酣斗中,史拯寒缅刀迅猛的向沈玮琼的颈项砍去,迫得沈玮琼只好用剑招架。史拯寒施展粘字决,使得沈玮琼的短剑不能与他的刀轻易分开。史拯寒缅刀不住下压,沈玮琼的腰不由向下弯曲。  眼看沈玮琼就要有性命之忧,李剑飞不再犹豫,拔出青钢剑,一跃而前,迅疾刺向史拯寒的右腕。迫得史拯寒手腕急缩。趁此机会,李剑飞一把抱起沈玮琼,向门外冲去。史拯寒等人一拥而上,李剑飞不慌不忙,从怀中抓起一把铜钱,以漫天花雨手法打出,只听哎哟之声不绝于耳,一些武功弱者均被铜钱打中穴道。  趁此机会,二人已经冲到门口,李剑飞不由分说,抱着沈玮琼跨上马背,不及解下缰绳,挥剑斩断,清叱一声,打马而去。追出来的史拯寒只有望马兴叹!  史炳虎对父亲说道:“爹,酒店这些人怎么处理呢?”  史拯寒一挥手,狠毒的说道:“还用我教你吗?一把火烧了!”  史炳虎答应一声,命人找来干柴,堆到酒店门口,然后将酒店里的酒以及油都拿出来倒在干柴上,然后将干柴点燃,一时间,只见烈焰腾空!一座昔日繁华的归雁酒楼,连同在这里吃饭的七八十条人命就此化作飞灰!  史拯寒看着这熊熊烈焰,不由得仰天长笑。  再说李剑飞和沈玮琼一路狂奔,直到确信史拯寒等人再追不上的时候,才停下来。沈玮琼一见自己仍被李剑飞抱着,不由分说,挥手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得李剑飞一愣:“姑娘为何打我呢?”  沈玮琼怒道:“你不知道吗?”接着用力一推,将李剑飞推下马来。  这时,只见归雁酒店处烈焰腾空,浓烟滚滚!  沈玮琼愤怒的说道:“这个史拯寒,真是狠毒,看来这些无辜的客人,全都遭了他的毒手了,为了得到九龙白玉杯,他真是不择手段啊!我非要找他为这些无辜的人报仇不可!”  李剑飞道:“姑娘,你想找他报仇,可不是容易的事情啊,你一个人很容易出意外的啊。”  沈玮琼高声道:“不用你管,别以为你刚才救了我,就有权管我了!”接着一拍马匹,这马绝尘而去!  李剑飞见状,大叫道:“姑娘,你这人怎么这样啊,这马是我的啊!”  李剑飞心想,这姑娘也太鲁莽了吧,她这样去找史拯寒,无异于以卵击石,自己断然不能见死不救,况且这九龙白玉杯乃是国宝,决不容许它落到史拯寒这种人手里,况且听江湖人传说史拯寒和日本国平秀吉有勾结,而平秀吉又极其觊觎中国国宝,这就更不能使得国宝流失海外。但是如果自己单身前去的话,那不过又是搭上一条命而已,突然想起此地有自己的好友蒙安平,自己何不找他商议呢?  史拯寒回到玉笔山庄,长子史炳龙忙迎上来,说:“爹,那九龙白玉杯到手了吗?”  史拯寒得意的说:“为父出马,自然手到擒来啊。”  史炳龙道:“爹,您打算怎么样处置这九龙白玉杯呢,我想官府一定会追查的。”  史拯寒道:“官府倒不用怕,他们都是一群废物,我用钱就摆平了,怕的是那些江湖中人,李剑飞和沈玮琼都把我们的所作所为看到眼里了,为了不出差错,一定要严防死守,炳龙,现在你马上派人去给在京师活动的平秀吉的表弟水鸟兽司送信,让他前来。”  史炳龙连忙答应,接着又对父亲说:“我表姐章丽华来了。”  史拯寒道:“你们二人从小定亲,青梅竹马,丽华武功又在你之上,也可要好好把握住机会啊。”  史炳龙道:“爹,您老放心,儿子知道怎么做的。”  这章丽华已经二十四岁,正值花信年华,她自幼和史炳龙定亲,从幼年时就常在一起玩耍,只是后来年纪见长,少女的羞涩和矜持才使得她渐渐远离史炳龙。这次来看病重的小姨,使得她又一次看见史炳龙,发现他长得英俊潇洒,不由得芳心暗喜。  史炳龙看到表姐,只疑是仙女下凡,他本是好色之徒,经常去勾栏玩耍,如今看到天仙化人般的表姐,又怎么能轻易放过呢,于是他便向这位表姐大献殷勤。  这天夜晚,月色朦胧,万籁俱寂,史炳龙邀表姐一起在花园游玩,他们坐在亭子边的长椅上,品茗谈心。史炳龙闻着章丽华的丝丝发香,不由得意乱情迷,他靠上前去,将表姐一把搂定。章丽华挣扎道:“表弟,不要这样,让人看见。”  史炳龙哈哈一笑,道:“表姐,你放心,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不会有人来得。再说,你又是我未过门的妻子,早晚都是我的人,你还害羞什么呢?”说着,向章丽华的红唇吻去。  章丽华长到这么二十四岁,还是次和一个男人如此亲近,而史炳龙长久混迹于风月场所,对女人那是真有一套,他一边亲吻章丽华,一边悄悄的说着情话,使得章丽华半推半就,不再挣扎,史炳龙趁机将她放倒在长椅上。  而此时,沈玮琼已然悄悄来到玉笔山庄后门,只见她一身黑色衣衫,黑巾蒙面,手中提着一把寒光闪烁的短剑。她身轻如燕,捷似狸猫,轻轻一跃,便跃上墙头,暗中观察良久,才一跃而下。  她暗自查看,发现这里是一座花园,花香四溢,绿草萋萋。忽然听到有人说话,不由吃了一惊,连忙蹲下,躲在花丛后边。  只听一个男声说道:“表姐,你真美。”  又一个女声说道:“表弟,别闹了。”  男声又道:“表姐,让我摸摸你身上哪里滑,哦,是不是这里呢?”  女声道:“别闹了!”  男声道:“那么说不是这里,那么就是这里了?”  女声道:“你怎么这么坏呢?”  男声道:“表姐,你说我坏,我就坏个样子你看!”  只听那女子啊得叫了一声,两人都沉默不语了。  沈玮琼暗骂:“好对不知廉耻的男女,竟然在花园里作这样的事情,想来他们正在亲热,是不会发现自己的。”她悄悄起身,慢慢向一座高大的房屋走去。她轻轻推开房门,走了进去,里面静的出奇,黑的怕人。她正在疑惑,蓦然间,一张大网当头罩下,她不及躲闪,被正被罩在里面。她奋力挣扎,却越挣越紧。这时突然灯火通明,只听史炳虎叫道:“果然抓住了,还是老爹厉害。去把她给我绑了!”    沈玮琼被押到大厅,绑在一根朱漆柱子上,只见史拯寒正襟危坐,呵呵冷笑道:“好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竟敢到我玉笔山庄来捣乱,也不掂掂自己的斤两,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沈玮琼高傲的瞪视着他,一言不发。  站在她身边的史炳虎见此情景,不由大怒,挥拳击向沈玮琼的小腹,打得她痛哼一声。史炳虎边打边说道:“我们玉笔山庄也是你来闯的吗?在归雁酒店你让我吃了苦头,今天我也让你吃吃苦头!”接着又是一拳打来。沈玮琼仍然只是对他怒目相向,一言不发。  史炳虎冷笑道:“好个傲慢的女人,今天我就叫你尝尝我的厉害!”边说边撕扯沈玮琼的衣服。  沈玮琼的外衣被他扯掉,只露出粉红色的贴身小衣,史炳虎不由睁大了眼睛。他刚要伸出手去,只听史拯寒道:“你给我住手!这个不长进的东西,只会打女人的主意!还不快给我滚出去!”  史炳虎不敢违抗,他贪婪的盯着沈玮琼看了一眼,恋恋不舍的走了出去。  史拯寒走到沈玮琼跟前,道:“沈姑娘,你不要见怪,我这个儿子不懂事,他是不是打疼你了啊,来让我看看。”说着便伸手去抚摸沈玮琼的脸颊。沈玮琼愤恨的把脸拧到一边。史拯寒用力扳过他的脸,伸嘴就去吻她。  正在这时,只听外面传来打斗的声音,只听史炳虎喊道:“爹爹快走,李剑飞这小子带着大批官差杀来了!”  史拯寒再也顾不得沈玮琼,忙往外面跑去,只见李剑飞一马当先,掌中剑剑光闪闪,当着无不辟易!他身后站着一个威猛的大汉,正是蒙安平,紧跟着是一群拿着铁棍、铁尺的官差,直杀得玉笔山庄众人鬼哭狼嚎。  原来李剑飞找到蒙安平之后,对他说明一切,蒙安平急公好义,一口答应,蒙安平又去找他在官府当捕头的好友铁中浣,请他带手下捕头去捉拿杀人抢宝的罪人史拯寒。铁中浣开始很是为难,因为知府大人收受了史拯寒的贿赂,便下令手下不得私自查处这件案子。但是,经蒙安平晓以大义,铁中浣终于决定出马管这件事情,于是他冒着丢官罢职的风险,率领手下捕快跟随李剑飞和蒙安平一起攻打玉笔山庄。  再说史拯寒见大势已去,而且长子史炳龙和章丽华却不在这里,便问史炳虎:“炳龙去哪了”。史炳虎说没有看到。他们哪里知道这史炳龙见来了大批捕快之后,就匆忙带着章丽华逃之夭夭了。而全然不顾老父和弟弟的死活。  史拯寒对史炳虎道:“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们快走!”说着,轮起缅刀,向门口杀去。这口刀威力十足,一连杀了几名官差,蒙安平上前拦挡,被他一刀砍中臂膀,鲜血直流。父子二人借机杀出。李剑飞打退围着自己的几个家伙,转眼一看史拯寒父子已经逃走,不及追敢,又发现蒙安平受伤,连忙给他包扎起伤口。然后让大家四下搜寻,找寻国宝九龙白玉杯。  李剑飞来到大厅,却见沈玮琼被绑在柱子上,衣衫不整。他想起沈玮琼不打招呼就骑走他的马,并且打他耳光的事情,便兴起捉弄之心,走上前去,道:“这不是沈姑娘吗?怎么被人绑在这呢,啊,这衣服怎么掉在地上了,沈姑娘来此找史拯寒,却没想到自己被困在这吧,若不是我来得及时,姑娘岂不是被这些恶棍给……姑娘不听好人言,吃亏在眼前啊,你说是不是啊!”说着,便去给沈玮琼解绑绳。   共 20433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性功能障碍不育
哈尔滨的治疗男科专科医院
云南研究院专治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