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景山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梧桐小说乾隆灵璧石笔会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1:17:13 编辑:笔名

话说那日,乾隆帝弘历闲来无事,面对条案上的灵璧石发呆。和珅走近前来对皇上说:“您是不是看见这这灵璧石,又想起六下江南时曾三次到这蟠龙石的产地安徽灵璧巡游,对灵璧石赞赏有加的情景了?”   乾隆竖起大拇指:“知我者,唯卿也!爱卿,普天之下,还有谁能比得过朕对灵璧石的痴情吗?”   和珅说:“今朝今代恐怕是不会有了。”   乾隆追问:“要是历朝历代呢!”   和珅退了两步,放低了声音说:“那,那。可就多了去了!”   乾隆龙颜不悦,但还是承认:“是啊,前朝石痴一抓一大把哟!可惜朕不能和他们一比高低,看看谁对灵璧石用心专。”   和珅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八度:“这有何难哉,奴才这就可以把他们一起招来,和您共同切磋灵璧石呢!”   乾隆大笑;“你在耻笑朕吗?那些已经死去的名人大家,如何能让他们来到这里,和朕一起赏玩这灵璧石呢!”   和珅不慌不忙从袖子里拿出一样东西:“万岁爷,您看,这是什么?”   乾隆把这个东西看来看去,也没有看出啥名堂来:“这是望远镜呀?”   和珅笑着说:“这可比望远镜稀罕多了。它叫做时光追溯仪,能够把无论哪一个前朝的人物请到您老人家面前来!这可是米国产品,刚刚进贡。我看着新鲜,就拿来请您先过目了。”   乾隆不放心地问:“真有这么灵?”   和珅回答:“奴才还没有试过,这样吧,咱们先写下一个名字,放到这个仪器前,它自动就会把这个人送到您跟前来!”   乾隆乐不可支:“好,快请上一位来!”   和珅顺手写了一个名字:“米芾。”然后放到时光追溯仪前晃了晃,不到一分钟,一个白胡子老人就出现在乾隆的面前。   这个老人并没有看他前面站着的人是谁,而是对着条案上的一块块灵璧石作揖,口中还念念有词:“石兄,老弟这厢有礼了!”   乾隆一看就认出来了:“米芾,北宋石痴,襄阳居士米芾!”   和珅连忙把米芾拉过来说:“这可是大清国皇帝乾隆爷!”   米芾一瞪眼:“他是你的爷,不是我的爷。我比他爷爷的爷爷还老,凭什么叫他爷!”   乾隆连忙打圆场:“对对,今天要来的都是我的爷爷的爷爷。别客气,请您赏灵璧石。”   米芾一边看着石头,一边让和珅拿笔墨纸砚来,扑在一张大条案上,一边溜达着观赏乾隆收藏的灵璧石,自己就开始作起诗来。   和珅又写了一个名字:“朱元璋”,放在仪器上晃了晃,哎,明太祖朱元璋立刻就出现了。   乾隆刚想上前迎接,突然听到墙上挂着的石头鱼磬发出了悦耳的声音,清韵悠扬,犹如天籁。乾隆知道,这位明洪武帝幼年在皇觉寺为僧时,曾听过寺中的石头鱼罄发出此声,后来再次拜谒此寺庙,无人敲打石磬,这石磬竟自动发出这悦耳的声音。朱元璋称帝后,将灵璧石御封为"神物"。认为灵璧石有驱灾纳福,保佑平安之功效,为此将灵璧石随身携带,并且将皇觉寺也改名为"大龙兴寺"。朱元璋临走时尤其对寺中古磬还念念不忘,下诏专辟大殿供奉古磬。朱元璋每年去"大龙兴寺"进香,总要对古灵璧石鱼磬祭拜一番。称灵璧石为"神灵之石"。拟旨乐官专赴灵璧开采灵璧磬石制磬,分别赠赐全国各地文庙珍藏。   朱元璋对着石头鱼罄说:“在濠洲皇觉寺里,我朱元璋只是一个挑水做粗活的小和尚。是灵璧石磬的自鸣声让我觉醒,是佛性大师慧眼识材地谆谆教悔才使老衲君临天下。虽然当年自鸣的灵璧石磬不再自动发出悦耳的音响,但在我朱元璋的心中却始终感到原来的一切常在,并越发显得亲切。”说完,他深深地对灵璧石鞠了三个躬。   乾隆对和珅说:“再请下一位。”   和珅再次写了一个名字放到仪器前,哇,北宋大文豪苏东坡出现了耶!   这位苏大胡子进得大殿之上,看了一圈灵璧石,突然问道:“有否小蓬莱?”   乾隆自然知道这位大才子所说的“小蓬莱”系他老人家在自己的千古名篇《张氏园亭记》中所提到的灵璧巨石。于是回答:“寡人花园中也有一块类似的灵璧石,可请苏老夫子移步前观。”   苏轼随着乾隆来到他的花园中,见一块巨石横卧在一个花坛上,如麋鹿颈状,四面可观。苏老夫子惊呼:“这块灵璧石怎的和老夫的小蓬莱如此状似,如麋鹿颈状,四面可观。此石皱、瘦、漏、透,这倒让老夫想起自己曾做过的一首诗来:‘《太虚以黄楼赋见寄·作诗为谢》曰:“雄辞杂今古,中有屈宋姿。南山多磬石,清滑如流脂。朱脂为摹刻,细妙分毫厘。佳处未易识,当有来者知。’”   乾隆对于此诗早已熟稔于心,对苏老夫子也是敬仰有加,于是,他咏吟起苏老夫子的名篇《张氏园亭记》片段:“道京师而东,水浮浊流,陆走黄尘,陂田苍莽,行者倦厌。凡八百里,始得灵壁张氏之园于汴之阳。其外修竹森然以高,乔木蓊然以深。其中因汴之余浸,以为陂池,取山之怪石,以为岩阜。蒲苇莲芡,有江湖之思。椅桐桧柏,有山林之气。奇花美草,有京洛之态。华堂厦屋,有吴蜀之巧。其深可以隐,其富可以养。果蔬可以饱邻里,鱼龟笋茹可以馈四方之宾客。余自彭城移守吴兴,由宋登舟,三宿而至其下。肩舆叩门,见张氏之子硕。硕求余文以记之。 ”咏吟毕,二人抚掌大笑。  和珅见皇上玩儿得起劲,就想再加一把火,于是,他把扬州八怪郑燮郑板桥请来了。  那郑燮和乾隆帝本是一个朝代的人,只是郑燮年长乾隆近二十岁,也在朝廷做过官,所以彼此并不陌生。  乾隆向郑燮问好后,请这位诗书画三绝的老哥以灵璧石为题作画,郑燮慨然允若。  在郑燮作画期间,和珅又请来了南唐后主李煜和宋徽宗赵佶。这二位也都是灵璧石的大玩家、史上的赏石家。   李煜祖籍徐州,继承父志,置砚务官开发灵壁研山和皖南歙砚。自此灵壁石开始名扬四海。是时,李煜藏一方研山(中有墨池的奇石),为世之宝。据《灵壁石考》记载,这方研山径逾尺,共36峰,各有其名,峰洞相连,错落有致。下洞三折而通上洞,中有龙池,天雨津润,滴水少许于池内,经久不燥。后这方研山几易其主,成为藏石史上的一段佳话。   在中国赏石、藏石文化的历史长河中,“灵璧石研山”可谓是人人皆知,每每人们在谈论它时总是与李煜的名字相提并论,给后人留下许多美丽的传说和千古遗憾。李煜,南唐一个国君,世称南唐后主,在位十五年。李煜能诗文、工书画、晓音律,尤擅长于词。李煜除爱好文学、音乐、书画之外还爱藏石赏石。据传说李煜收藏了很多怪石,有不少是灵璧石,其中有两块灵璧石是他钟爱的,几乎每天都要、鉴赏、把玩、爱不择手,以至于宋朝军队兵临城下时,还不愿意舍下灵璧石而逃。临死之前,便将此“灵璧石研山”托付给家人收藏,后传到第三代孙,也就是宋代大书法家米芾的妇人手里。清代文学家在《奇石记》中曰:“……老子曰:不见可欲,使心不动,以志余过。又以叹南朝半壁江山今归何有,而独存此一片石也”。   宋徽宗酷爱奇石,下令四处搜刮奇花异石,用船运至开封,以营造延福宫和艮岳,史称“花石纲”。   花石纲是中国历史上专运送奇花异石以满足皇帝喜好的特殊运输交通名称。在北宋徽宗时,“纲”意指一个运输团队,往往是10艘船称一“纲”;当时指挥花石纲的有杭州 “造作局”,苏州“应奉局”等,奉皇上之命对东南地区的珍奇文物进行搜刮。由于花石船队所过之处,当地的百姓,要供应钱谷和民役;有的地方甚至为了让船队通过,拆毁桥梁,凿坏城郭。因此往往让江南百姓苦不堪言,《宋史》有记载花石纲之役:“流毒州县者达20年”。花石纲成为激起方腊起义的重要原因之一。后人大多把这位酷爱奇石的皇帝,看成一个玩物丧国的典型,还这样写诗来评价他:“万岁山来穷九州,汴堤犹有万人愁。中原自古多亡国,亡宋谁知是石头?”  乾隆向二位皇帝拱手:“二位先人,爱奇石者,莫过于此了吧!国可不要,奇石灵璧石不可不要也!”两位皇帝只能拱手苦笑。  说话间,和珅请来了今天乾隆灵璧石笔会的一位客人——唐代大诗人白居易白乐天。   白乐天在这些位古人中,年龄长,他比乾隆大上九百多岁呢!他进得厅中,略望了几眼,就径直朝一块石头走去。嗯,怎么不对劲儿呀?这哪是灵璧石,分明是陕西耀县的华原石充当灵璧石,企图鱼目混珠。他拿起笔来,慷慨疾书:“华原磬,华原磬,古人不听今人听;泗滨石,泗滨石,古人不击今人击,今人古人何不同,用之取之由乐工。乐工虽在耳如璧,石分清浊即为聋。梨园子弟调音律,知有新声不知古。古称浮磬出泗滨,立辩致命声感人。宫悬一听华原石,居心随志封疆臣。果然胡抠从芜起,武臣少肯封疆死,始知乐与时政通,岂听铿锵而已矣。磬囊入海去不归,长安市人为乐师,华原磬与泗滨磬,清浊两声谁得知?”   乾隆笑着说:“前辈学识过人。这确实是一座华原磬,是晚辈放在这里作为灵璧石的参照物的。泗滨石就是灵璧石吧!晚生听说前辈每与好友相聚,便将灵璧石置于案边,支琴储酒,傲啸觞咏,好生惬意!晚生还能背诵前辈的大作《爱石十德》。真真让晚生敬佩不已!”   和珅一看,所邀请的前辈已经全部到齐,给大家深鞠一躬,说;“各位老前辈,今天是清朝当今的皇上乾隆皇帝邀请大家来把玩灵璧石的。乾隆皇帝知道各位都是中国历朝历代杰出的赏石家。其实,我朝乾隆皇帝也是一位灵璧石的大玩家。乾隆皇帝次绕道灵璧磬云山御题‘玉磬庵’;乾隆皇帝第二次绕道灵璧石产地题诗赞‘贞节’、口封‘博士村’;乾隆皇帝第三次绕道灵璧磬云山御题‘天下石’。今天,各位前辈可以尽性地赏玩这里所有的灵璧石,也算是乾隆皇帝为灵璧石开的一次笔会吧。您爱画就画,爱写就写。画完写完,都将会是传世杰作!”  乾隆站起身来,激情荡漾地说:“唐代诗人白居易居住符离东林草堂时,将状怪且丑之灵壁石置于中庭,支琴贮酒,傲啸觞咏,如对上宾,传为风流;北宋徽宗皇帝.蓄灵璧石甚多,并为之亲洒宸翰,镌字鎏金.风情万种,爱之至切;苏子瞻为换取灵璧‘麇鹿宛颈石’,陆走黄尘,不惮倦厌,临阁挥毫,真情可鉴;‘宋四家’之一的米芾对灵璧石天划神镂之巧小者,袖藏囊携,行以偕行,止以偕止,时相与共,人谓其颠,实为情痴;苏仲容以一座气势恢宏的晋唐古基,易得径不逾尺之灵璧研山,犹自得意。孰大孰小?孰珍孰轻?高士襟怀,真知始见。南宋名士叶梦得,春官下第归,道经灵璧,带病求石,顿觉病瘳,夜抱之以眠,自谓‘是为真好’。此皆古人对灵璧石痴情之至,痴迷其中者岂可数计。寡人借此机会向各位老前辈行大礼了!”  说话间,米芾的一副 “灵璧研山”图已经画好了。他老人家完全是按照自己家中收藏的那个灵璧石“灵璧研山”的来画的,按现代人的说法,就是1:1的比例画的。此幅“灵璧研山”图径长逾尺,前耸三十六峰,皆大如手指,高者名为华峰,参差错落者分别命名为方坛、日岩、玉笋、华盖、月岩、天柱、翠峦等,各峰均有命名。该石又有下洞三折而通上洞,中有天池,米芾说,这个天池名之为砚池,天雨则润,滴水少许,经旬不燥。  苏东坡苏老夫子走上前去:“我来给这幅绝品背一段铭文,不过,不是我写的,而是襄阳居士米芾他自己写的《研山铭》,铭曰:‘五色水,浮昆仑,潭在顶,出黑云;挂龙怪,烁电痕,下震霆,泽厚坤,极变化,阖道门,宝晋山前轩书’”。  宋徽宗赵佶不甘示弱,也对米芾的大作加以评论:“米芾先生的画,和他的‘灵璧研山’一样,灵璧石瘦、皱、透、漏、奇、清、坚、响诸美俱备。这是米芾先生评赏奇石尤其是灵璧石的一贯主张,寡人极为欣赏。”  苏老夫子接着赵佶的话说:“米芾先生的赏石高论,苏子已了然于胸。徽宗爱石,也是名扬千古呀!在您的园子里,您为多个奇石题名,‘庆云万态奇峰’、‘金鳌玉龟’、‘灵璧小峰’、‘山高月小,水落石出’等,每个命名都主题鲜明,意境深远,耐人寻味。”   赵佶摆摆手,连忙说:“寡人比起苏老夫子来,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苏老夫子乃唐宋八大家之一,豪放派词人代表。您的诗、词、赋、文、书法、绘画,无一不能,是一位罕见的全才,也是史上造诣杰出的大家之一。您的散文与欧阳修并称‘欧苏’;诗与黄庭坚并称;‘苏黄’;词与辛弃疾并称‘苏辛’;书法名列‘苏、黄、米、蔡’北宋四大书法家之一;画儿开创了湖州画派。寡人只不过是一个因酷爱石头而误国的皇帝而已。”   郑板桥搭了话:“徽宗也不能全怪自己,而且,您对灵璧石的贡献还挺大的呢!”   宋徽宗不解:“对灵璧石我还有贡献?   郑板桥说:”当然了。您对灵璧石的发掘、收藏、题名、品赏影响了一批文人雅士,对灵璧石文化的发展有很大贡献。”   赵佶连连拱手:“惭愧惭愧!还是请郑燮大人展示他的杰作吧。” 共 633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睾丸疼痛是为什么
黑龙江男科好的专科研究院
云南治癫痫专科医院

上一篇:玫瑰18

下一篇:没有你的日子8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