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景山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泪洒姑苏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3:43:29 编辑:笔名

本文根据多年前看的同名电影所写。凭着记忆写成,难免疏漏,请大家斧正。该电影由    白灵-王怜娟邬倩倩-蒋素琴蔡明-小玲主演      一、      浩浩荡荡的江面上,一艘渡船正在扬帆航行,天空中淅淅沥沥下起了雨,张青云坐在船头,看着雨点溅起的水花发楞。    书童雨墨悄然来到他的身旁,将雨伞遮在他的头上,道:“公子,你又在想念怜娟小姐了吗?”        张青云默默叹了口气,书童的话又把他带进了回忆里。    三个月前,张青云的父亲苏州知府张云涣(电影中的名字忘记了)将儿子叫到身边道:“大比就要开始了,你可要做好准备,我决定让你去无锡你姑妈那里去温书,以便远离身边这些损友,使你静下心来,安心读书,以便得中,光宗耀祖!”张青云虽然内心不愿意,但却不敢反驳,只好带着书童雨墨来到无锡。    张青云来到无锡之后,并不在姑妈家中安心温书,却带着书童雨墨四处游玩,这日傍晚,凉风习习,张青云同雨墨走得累了,来到一处凉亭,坐下歇脚。    蓦然间,一阵凄楚委婉的琴音引起了张青云的注意,他自幼就精通音律,对琴艺颇有研究,今天听这妙音,只觉得神魂激动,心旌摇荡。不由自主顺着琴音而去。    雨墨刚要跟去,却被他拦住道:“你自己先回去,我还有一些事情。”雨墨道:“公子,那我先回了,你也要早些回来啊。”    张青云顺着琴音来到一所房舍外面,听声音是从里面传出的。这时又听一个女音说道:“小姐,你怎么又弹起这些伤感的曲子来了啊,你要开开心心才好啊。”    琴音停止了,只听一个优美的声音凄婉的说道:“我何尝不想开心呢,可是自从母亲去世之后,继母待我如何你也知道,我又怎么才能开心呢,父亲常年在衙门,不能常常回来,幸亏身边有你,和我说说知心话,要不,我还不得烦闷死啊。”    “小姐,我知道你怎么才会开心,那就是早日嫁个好相公,那个时候你就会很开心了啊。”    “好你个小玲,居然取笑我,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里面传来开心的笑声。    “小姐,你终于笑了啊,我好开心啊。你原来笑起来这么漂亮啊。”    张青云听着墙里面的莺声燕语,不由得心潮激荡,他突然间不知从哪里来的力量,居然双臂攀住墙头,用力爬了上去,虽然墙不甚高,但他跳下的时候,脚还是扭了一下,钻心的疼痛。使得他不由得哎呀的叫了一声。他举目看去,只见这里花木繁多,发出阵阵幽香,看来是一所花园。还未等他细看,一个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    “你是什么人,居然擅自闯入知县大人的府第?”    张青云抬眼一看,只见一个丫鬟打扮的俏丽姑娘双手叉腰,正对他怒目而视。    他连忙作揖道:“这位大姐,请勿大声喧哗,小可叫张青云,是苏州知府张大人的公子,近来因为大比就要到来,前来这里温书,今晚恰在前面凉亭纳凉,因听到琴声动听,不由得追随琴音来到此处,一时无状,才作出如此事情,还请大姐见谅。”一边说一边作揖不迭。    这个丫鬟正是小玲,她见眼前之人作揖不迭,不由笑出声来。    “小玲,你在和谁说话呢?”一个温婉动人的声音传来,是那么的富有磁性。    张青云顺着声音看去,只见如银的月光下,一个美丽女子正坐在不远处的小亭中,面前摆放着一把瑶琴。他连忙上前,深施一礼道:“小姐,小可张青云,在此有礼了,只因听到小姐那美妙琴音,一时无状,才会翻墙进来,还请小姐见谅。”他一边弯腰施礼,一边暗自打量这位小姐。只见她年约20左右,一身淡绿衣裙,外罩白缎长襦,高挽的如云秀发上,斜插一只凤钗,目如秋水,温文尔雅,张青云不由得看的呆住了。  那位小姐见张青云如此模样,不由抿嘴而笑,道:“公子不必如此多礼,只是夜晚逾墙而入别人居所,可是无礼了。”    张青云道:“小可确实是因为听到小姐琴音,才一时无状的,小姐千万原谅。”    那位小姐站起身,轻轻一笑道:“原来公子也是精通音律之人,那就请公子弹奏一曲如何呢。”    张青云道:“既然小姐要求,小可只好不自量力,献丑了。”说罢做到琴前端坐,双手轻抚琴弦,琴音时而高亢激越,时而浑厚无比,隐隐有杀伐之音。    那小姐静心倾听,悄悄打量一下张青云,只见他身着白色儒衫,头戴淡蓝儒巾,英俊潇洒,资质风流。    张青云一曲弹罢,躬身道:“小可献丑了。”    那小姐赞道:“公子这广陵散弹奏的真是气势恢宏、慷慨悲歌啊,真是得到了嵇康的神韵啊。”    张青云道:“小姐谬赞了。”    二人惺惺相希,不由得攀谈起来。从攀谈中得知,这位小姐名叫王怜娟,是无锡县令王均山(电影名字忘记了)的女儿,生母早亡,继母待她又不甚好,因而终日忧愁,借弹琴来排遣忧伤,今夜月色极好,因而出来焚香抚琴,抒发愁怀,不想和张青云不期而遇。    张青云也向她说了自己的身世,二人一见钟情。  从此以后,二人经常相会,张青云的风趣的谈吐,高超的琴艺,深深吸引了王怜娟,王怜娟自幼母亲去世,继母待其又非常不好,父亲为官在外,又不常回家,除了小玲之外,再没有一叙衷肠之人,然而小玲却识字不多,有些话向她说她也不懂,而张青云就不同了,他甜言蜜语不断,不时把外面的趣事笑话一一讲给王怜娟听,使得从小生在深闺中的怜娟小姐不由芳心暗喜。小玲看到小姐如此高兴,不由也爱屋及乌,对张青云也渐渐好了起来。张青云这些日子高兴的忘乎所以,雨墨趁机询问,张青云对他和盘托出,雨墨也十分高兴,他还央求张青云带他去了一次。但后来张青云怕带他去,人多了,被人发现,就让他留在房中。雨墨虽然不甚愿意,但也甚通情理。    这天,张青云又悄悄从王府花园的后门进去找王怜娟。怜娟将他让进房内,小玲知趣的去外面探察情况。张青云抚琴一曲,琴音高亢激越。王怜娟含情脉脉的看着他。    忽然,小玲急匆匆的跑来,道:“小姐,不好了,夫人向这边来了!”    王怜娟脸色大变,对小玲说道:“事不宜迟,你快带张公子从后门走!”    小玲答应一声,拉着张青云匆匆离去。    王怜娟惊魂未定,继母已然走进房来。她冷冷的打量了一下房间,对怜娟道:“怜娟,这些日子可有外人来过吗?”    怜娟道:“”并无外人。”    “哼”继母冷哼一声道:“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些日子,我听你的琴音大变,以前你的琴音忧愁伤感,可是这些日子的琴音却高亢激越,这是为何呢?”    王怜娟不加思索的道:“我这些日子正在弹一些新曲子啊,所以琴音才会有所变化啊。”    “好啊,那你就弹一曲我听听!”    幸好,王怜娟自幼变颖悟非常。这些日子张青云弹琴的时候,她在旁边默默的学习,并且还请教于他,因而一听此话,她便答应一声,弹起琴来。    继母凝神静听,也未听出什么不妥。刚要起身离去,却看到茶几上居然放着两个茶杯,不由脸色一变,冷冷的看着王怜娟!  王怜娟听继母这么一问,正不知如何回答,这时小玲走了进来,道:“老夫人,婢子听说这雨前茶清香无比,因而给小姐泡茶的时候,也给自己泡了一碗。”    继母对小玲怒目相视,道:“好个不知道尊卑的丫头,看以后我怎么收拾你!”一边说,一边气冲冲的离去。    王怜娟一把把小玲抱住,道:“妹妹,姐姐这次多谢你了。”    小玲笑道:“我可不敢当小姐的妹妹,只要你以后少说几句撕烂我的嘴就行了。”    一听这话,王怜娟也情不自禁咯咯娇笑。    这日晚间,张青云匆匆而来,小玲把他请进怜娟的房内,便照常出去打探。    张青云一见王怜娟,便道:“怜娟小姐,我明日就要启程回苏州了,今天特来辞行。”    王怜娟一听,很是失望,道:“公子不是说在这要住到大比开始吗,这还不到啊。”    张青云道:“今日接到家父书信,说母亲病重,因而不敢在此停留。”    王怜娟道:“公子真是孝子,可是你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看我呢。”    张青云道:“小姐放心,我这次回去,一定禀告父母,然后便带花轿前来迎娶小姐。”    王怜娟一听这话,不由粉面通红,芳心暗喜。她道:“公子你说得可当真?”    张青云信誓旦旦的说道:“小姐,请你放心。”接着,扑通一声,双膝跪倒,指天发誓道:“我张青云回到苏州以后,立即准备花轿,前来迎娶怜娟小姐,若有食言,身首异处,不得好死。”    王怜娟听他发如此毒誓,内心更加欢喜,她伸手将张青云拉起来道:“公子既有此心,又何苦发这样的毒誓呢。”    张青云一接触王怜娟的纤纤玉手,不由得心旌摇荡,猛然间将她双手一拉,怜娟立脚不住,倒入他的怀中,张青云把她紧紧抱住。    王怜娟挣扎道:“公子,你放开我,别这样,我们来日方长。”    张青云丝毫没有放松,两只手臂紧紧的圈住了她,她挣扎着,却怎么都挣扎不出他那如铁箍一样的两条臂膀。    紧接着,张青云的吻如同雨点般罩了下来,吻着她的额、眉、颊,深深的印到她的唇上。她用力挣扎,用力抗拒,也无济于事。王怜娟终于不再挣扎,她任凭张青云亲吻,渐渐的她随着张青云的热吻,心跳慢慢加快,目光迷离,双手也不由自主的搂住张青云的颈项,脚尖轻轻踮起,迎合着他的唇,一种麻麻的感觉从唇上传了过来。  张青云见她星眸微睁,呼吸急促,不由加紧了动作,他伸手解开王怜娟的衣带,除去她的衣衫,看到她那洁白如脂的肌肤,散发着诱人香味的恫体,不由内心激动不已,猛地将她拦腰抱起,放倒在床上。    王怜娟羞涩的闭上双眼,一动不动,任凭张青云摆布。    过了许久,王怜娟问张青云道:“公子,现在我是你的人了,还希望你不要食言,我在这里日夜想着你,念着你,盼望你的花轿早日到来。”    张青云将她紧紧拥抱,道:“小姐放心,我回去后,就带花轿前来迎亲,我发的誓永远不会改变的。”    二    “公子,船靠岸了,我们快点下船吧!”雨墨的喊声把张青云从回忆中拉了回来,他道:“那好吧。”    张青云回到家,却看到父亲母亲一起坐在厅中,母亲全无病容,不由不解的问道:“母亲大人身体已经康复了吗?”    张母笑一笑道:“我根本无病。”    张青云道:“那又为何让我匆匆回来呢?”    张父一捋胡须道:“是我让你母亲这样做的,你一去三月,连一封书信都未往家里捎,心里还有我们这个做父母的吗?”    张青云道:“因为邻近大比,孩儿日夜温书,所以……”    张父道:“既然你这样,为父也就不再怪你,这次让你回来,还有一件喜事。”    “喜事?什么喜事?”张青云道。    张父道:“为父近来和刑部尚书蒋大人认了老乡,我二人越谈越投机,蒋大人只有一女,名叫蒋素琴,和你年岁相当,貌美如花,不曾婚配。我趁机在蒋大人跟前夸奖你,蒋大人十分高兴,有意将素琴下嫁给你,为父已经送去聘礼,并定好下月十六给你们完婚。”    张青云一听,真犹如五雷轰顶,忙道:“万万不可,父亲,我在无锡期间和无锡县令的千金王怜娟小姐相识相知,她知书达理,我和她一见钟情,互定终身,我已经答应禀明二老之后,就去迎娶她!”    “啪!”张父一拍桌案,大怒道:“无媒苟合,无父母作主,成何体统!我让你去无锡温书,你居然去拈花惹草,什么县令千金,知书达理,居然作出如此伤风败俗的事情来,即便是你不同素琴联姻,我也决不许这样的女子进门败坏门风!”    “父亲!”张青云叫道。    “别再说了,你这个逆子,你要气死我!放着好好的刑部尚书的女儿不娶,反而去要一个县令的女儿,你脑子有病吗?你也不想想,蒋大人深受皇上器重,在朝中人脉颇广,门生故旧遍布朝野,你若攀上他的女儿,前程真是不可限量啊,可若你是不同意,可叫我怎么对他说,若是得罪蒋大人,为父朝中还有为父的立足之地吗!你给我好好想想!”张父说完,拂袖而去。    张青云怔怔的不知怎么办才好。张母走到他身边道:“你不要怪你父亲,他是为你好,素琴小姐我见过,长得真是比月里嫦娥还要漂亮,温文典雅,落落大方,她肯下嫁于你,是你的福分,你怎么不同意呢?再说,人往高处流,你的前程将来全靠她了,你就答应了吧。”    张青云道:“母亲,我……”    张母道:“你好好思量一下我们说得话,想想再告诉我们。”说罢也离去了。    张青云自小就从来没有违背过父母之命,他思前想后,终于作出了决定,他决定听从父母的安排,以自己的前程为重,决定结束他同王怜娟的恋情。    张青云的想通让父母非常高兴,开始准备迎娶蒋素琴。    新婚这天,整个张府张灯结彩,贺客盈门,到了晚上,送走了宾朋后,张青云刚要步入洞房,雨墨走过来,在他耳边悄声说道:“公子,你莫要忘记了三横一竖啊。”   共 12848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专科医院治疗男科哪好
云南哪家治癫痫病
间歇期癫痫病因几大因素详解

上一篇:春来了4

下一篇:别说欠我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