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景山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要和解不要对抗

发布时间:2018-12-14 03:01:27 编辑:笔名

要和解,不要对抗

群众运动是民主体制的一环,是让政治体制得以不断更新的重要机制。但是,对于存在着严重社会分歧的群众运动,我们却存着高度保留的态度。在群众的相互示威中,只会激化彼此的对立,并不能解决问题。因此,对于当前各式反挺扁群众运动,我们主张停止对抗,并即刻展开公民之间的对话与和解。

台湾的公民社会一直遭受来自政治社会的割裂,甚至被政治社会“分而治之”,跟着政党恶斗而相互对抗,甚至进入一种“缠斗”的格局之中,的目标就是把对方打倒。这种情况,其实与“动物社会”很接近,双方只论输赢成败或生死存亡,而不问是非对错。慢慢地,整个社会的价值体系就崩毁了。这是台湾道德式微的重要因素。

尤其重要的是,在相互对抗的情况下,社会无法订立各种文明的契约,就永远停留在野蛮与暴力之中,而不能进入文明状态。公民社会的原始意义就是文明社会。不能停止格斗与对抗,就不能进入文明契约社会,社会也不可能有真正的改革,更不能展开长期性的规划。

要脱离这种恶性循环的状态,公民就要进入公共领域,展开对话,建立共识,签订契约,进而要求政治社会来执行。换句话说,对立的格局是“社会”对“政治”,而不是社会内部的相互对抗。这才是民主政治的基本原则。但是在台湾,因为公民社会被政治社会撕裂,造成社会内部的自我对抗,以至于没有能力面对政治,反而被政治控制。这是台湾公民社会与民主政治的问题。

因此,我们主张,双方要展开对谈,倾听对方。其实,挺扁者,对陈水扁并不真的那么认同。他们只是因为国民党过去做了很多坏事,所以才不想因为倒扁而让国民党渔翁得利。这是历史的问题,但却是真真实实地存在很多台湾人的记忆当中。我们认为,只有把当前的政治纷争放在台湾整体的历史脉络下来处理,才能打开目前的政治僵局。

本来,施明德的倒扁运动只是一个单纯的宪政问题,也没有明显的政党动员,但终究难免陷入社会原有的对抗格局,“遍地开花”在中南部更遭到强大的反弹,在在显示“历史问题”的深沈与严重,是包括倒扁群众在内的所有台湾人民都必须严肃面对的课题。因此,我们呼吁反扁者也一起来面对台湾的过去,和挺扁者展开“公民对话”,在一方面要求陈水扁负起“政治”的同时,也要求国民党承担“历史”。一个契约同时解决了当前的政治纷争与历史问题。这样,“陈水扁”反而变成台湾的“契机”,大家应该从这个正面积极的角度来看待问题。

国民党过去的错,今天却由所谓的“外省人”在承担。今天陈水扁的错,全台湾人民,尤其是那20%的“本省人”也在承受很大的煎熬。为什么政客的错,却要由人民来承担呢?这是不正义的。我们要求公民放下对抗,展开对话、和解,透过文明契约的订定,监督政治,而不是让政治牵制。化被动为主动,这才是民主政治。

省籍、统独、蓝绿,有其深远的历史构成,政客不应该利用这些社会矛盾,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公民们更要看穿政客的操弄,确实觉悟。我们相信,只要透过公民的对话、体谅与和解,找出问题的方法与步骤,然后订定公民契约,要求政治来执行,这些问题都可以慢慢获得解决。不管是面对过去的国民党、现在的民进党、以及未来任何执政党,公民只有团结起来监督“政府”,民主政治才能正常运作,台湾也才有未来。

钽电容
打包带生产厂家
捕鱼上下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