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景山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律师大人太危险

发布时间:2019-06-24 19:14:46 编辑:笔名

她笑,明知道一直都是他疼她多一点,就算是结婚,他必然也舍不得她辛苦一分。她莫小贝又是何德何能,能被他爱上?仰着头,她微微笑着,忽然觉得之前的坚持似乎都不再有意义,“郑以畅,我们私奔吧,逃到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把孩子生了,到时候再回来,你爸妈就不会再分开我们了。”莫小贝只是这样说着,却也没想到郑以畅竟会将话当了真,在那天她同意把证领了之后,他就订了飞往欧洲的机票,开始他们的造人计划……当然这也是后话了,莫小贝出院后,就开始帮慕思暖准备婚礼的事。婚宴当天的凌晨四点,慕思暖就被陆烨晨从床上挖起来。化妆团队都在楼下等着,莫小贝也在门外不停地催促着。而床上,慕思暖困得不行,半梦半醒间被陆烨晨抱进怀里,她任由他将衣服往她身上套。“老婆乖,我抱你去楼下化妆,今天婚宴可能会很辛苦,为了我忍一忍,好不好?”陆烨晨耐心地哄着她,一边抱着她进浴室洗漱。来来回回,慕思暖也算醒了一大半,只是眼皮子还是困得睁不开,也就任由陆烨晨将她抱到客房里,然后让化妆团队进来为她打扮。莫小贝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看到慕思暖迷迷糊糊的样子,不禁望向陆烨晨,摇头道,“陆律师,明知道今天是你们大喜的日子,你昨晚怎么还能舍得把我家老大折腾成这样子?”陆烨晨还没回答,慕思暖的觉就已经醒了一大半,脸色羞红地瞪向莫小贝,“你想到哪里去了?昨晚甜甜生病了,我照顾了她大半夜,才会困得不行。”“噢~”莫小贝无辜地眨眼,故意将尾音拖长,要信不信的。好在化妆团队也比较专业,立即开始准备给慕思暖换上婚纱,做头发,上妆。大部分时间,慕思暖都困得几乎睡着,而陆烨晨又出去安排迎亲队伍,一直到中午,一支浩浩汤汤的车队驶进小区楼下,尽是喜庆的味道。伴郎团很强大,郑以畅、维斯、蓝伊辰三个都抢着当伴郎,争执不下,干脆一起过来迎亲,再加上一系列的摄影团队和随行的工作人员,一起涌进狭小的电梯里时,着实有点滑稽。而房间内除了莫小贝,黎芯也在,将门关得死死的,莫小贝就站在门口,挡住了要进门的陆烨晨。“新郎要想进去迎娶新娘,必须过三个关,否则门都没有。”莫小贝气势汹汹地说,势要为慕思暖的幸福把关。陆烨晨挑起眉,目光将莫小贝从上往下扫了一圈,随即睨向郑以畅,“你的人是你自己动手,还是我来?”钥匙肯定是藏在莫小贝身上的,碍于是好友的女人,陆烨晨肯定不好搀和,而早在出发前,一帮人就打算采取强取豪夺的方式将新娘子偷出来,自然也不会理会莫小贝所说的什么三个关卡。郑以畅叹了口气,从人群里做出来,单手撑在莫小贝耳侧,他对她伸出右手,“钥匙呢?”“什……什么钥匙啊?”莫小贝装蒙,眼神四处躲闪着。郑以畅瞄了一眼,单手在她每个口袋里都摸了一圈,这下,莫小贝的脸宛如煮熟的虾子,红得发烫,又见郑以畅收了手,她才慢慢变得理直气壮起来,“我都说没什么钥匙了,你赶紧让开,我要提我的问题了。”郑以畅哪里听话,头微微垂下,直到唇瓣碰上她敏感的耳垂,他才勾起嘴角,道,“宝贝,今天我是伴郎,势必要帮烨晨进这扇门,你若是再不听话,我可真动手了。”说着,郑以畅还故意伸开五指,在她面前晃了晃。莫小贝可不怕,目光看似不经意往胸前瞄了一眼,确定那东西还在,她舒了一口气,随后直视某人,“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你赶紧让开,不然别怪我不客气啦!”“喔?那我也不需要客气了,是吗?”郑以畅了然,眼里藏着一丝微笑。而身后,陆烨晨早已没了耐心,“郑以畅,再给你五秒,不行我就亲自来了。”蓦然,莫小贝脸上一热,她怎么感觉所有人都知道她把钥匙放在胸罩里了?郑以畅的脸色也难看了些,不等莫小贝反应,他忽然将她的身体翻转,让她面对着紧闭的门。他紧挨着站在她身后,温热厚实的掌心也忽然从她上方的衣领里探入,一把覆在她的娇润上。莫小贝吓得尖叫,双手紧紧抱着胸挣扎,熟料这个动作让他愈发不好寻找钥匙的位置,拧紧眉,郑以畅抵着她的耳垂说,“左边还是右边?”她已经全身僵硬了,红晕从脸上蔓延到耳根,她声音发抖地回,“右边。”说完,莫小贝就哇哇大哭。郑以畅也心疼,立即从她右边的胸衣里拿出门钥匙,地开了门。陆烨晨一帮人立即冲了进去,四处哄闹,莫小贝一下子就被挤到了旁边,脸上还挂着可怜兮兮的泪水。郑以畅自然不敢冷落她,讨好地在她脸上亲了好几口,一边安抚,“乖,宝贝,回去我任你处置,不哭了,嗯?”莫小贝的气哪里能消,想起方才在众人面前被他袭胸,她就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头也顺势埋进他的胸口,她一边不停地捶打着他的肩膀,“混蛋,以后你再欺负我,我就不理你了!”“好好好,我的老婆大人,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我发誓!”郑以畅只想着快点将小女人哄好,就差跪下磕头了。而莫小贝的脾气去得也快,当听到里面闹得不可开交时,她的眼泪也没了,又眼巴巴跟着去凑热闹。彼时,慕思暖被坐在床上,两只脚光秃秃地蜷着,而身为新郎的陆烨晨则是爬进床底下去捡遗落的高跟鞋。似乎还嫌不够,陆烨晨拾到高跟鞋时并没有时间为她穿上,捧着那双光嫩的足擦了擦,他复而低头在她紧绷的脚背上亲了一口,随即抬头望向慕思暖,“老婆,以后你就是我陆烨晨的天,我会尽我一生疼你爱你,许你一世幸福,白首不离。”四周立即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慕思暖坐在床上,脸色泛红,却止不住眼里流露出的幸福。“老婆,嫁给我吧。”从怀里掏出一枚方盒,陆烨晨将盒子打开面对着她,单膝跪下。璀璨的钻戒明亮夺目,比她无名指上的那一颗更加晶莹剔透,慕思暖咬着唇,眼泪一颗颗往下掉,随后不顾一切地抱住了他。突来的重力让陆烨晨有些猝不及防地往后倒去,紧紧抱着怀里的女人,陆烨晨笑着任由两人一起栽在地板上,一并取出戒指套上她的无名指。一瞬间,所有的彩炮被拉开,散出五彩丝带,落在两人的发上,身上……慕思暖紧紧抱着身下的男人,不停地咯咯直笑,即使是很多年后回忆起来,这场婚礼于她而言,也是一生中美好的存在。*婚礼的主场还是在教堂里举行,婚花选的是香槟玫瑰。甜甜和阳阳早已打扮好等在教堂门口,一人手捧着一束鲜花,可爱得紧。直到一辆长款劳斯莱斯幻影停在教堂前,甜甜和阳阳立即双眼泛光地冲过去。车门打开,陆烨晨先下了车,随即从另一侧握住慕思暖的手,一边提起她的裙摆让她走下来。白色婚纱的裙摆足足有两米多长,慕思暖走得比较吃力,还好陆烨晨全程扶着她,她才不至于跌倒。婚礼仪式是在中午十二点正式举行,慕思暖的双眼蒙了白色的丝巾,她也不懂陆烨晨玩的什么花样,只是顺从地将手放在一个人手心里,然后慢慢走向教堂里。耳边不停有掌声和欢呼声,慕思暖有些紧张地咽了咽口水,感觉到身边的人似乎也好不到哪里去,她不仅疑惑,也很好奇陆烨晨到底安排了谁陪着她走完这趟路。终于,她似乎到了他身边,眼前的纱布被人解了开,她微微眯起了眼睛,就见一只手护在她眼前。等她适应了些,那人才将手心移了开。也是这时,慕思暖扭头看到了身边站着的男人,眼里布满惊讶。慕父眼里早已噙满了泪水,从怀里掏出一条黄金手链,他放到慕思暖手心,愧疚道,“这是你妈妈当年跟我结婚时戴过的首饰,也是我能拿出值钱的东西,有点旧了,你要是不喜欢就放着,以后哪天想她了,可以拿出来看看。”手链表面已不如当年明亮,款式也是老旧的,慕思暖却仿佛当做了宝贝一般握在手心里。好久,她才恢复心情,摊开手心,她对着慕父哽咽道,“爸,谢谢您,我很喜欢,您可不可以帮我戴上?”那是属于妈妈的东西,她很珍惜。慕父愈发感动,帮慕思暖戴上手链的时候,双手近乎颤抖。他老了,双手干枯泛红,碰到她手腕的指腹也长满了茧,慕思暖发现自己并不怨他了,反而一股浓烈的亲情在心头蔓延,使得她忍不住扑进了慕父的怀里。声音,早已哽咽,“爸,谢谢您,真的,谢谢您……”慕父不停地抹眼泪,拍着慕思暖的背。陆烨晨眸色眯了几分,若是早知道她会哭成这样,他又何必费心思把这人请过来?从慕父怀里将她接了过来,陆烨晨低头吻去她脸上的泪水,握住慕父的手,他礼貌地点了点头,“爸,谢谢您,以后阿暖就交给我,我会负责守护她一生的幸福,请您放心。”神父见状,也开始指示音乐起,而他自身却退后一步,似乎在等待什么。慕思暖也不明白,噙着一双泪眼,她茫然地看向陆烨晨,就见他接过神父的麦克风,面对着她。“我陆烨晨,今天请所有亲朋好友为我见证,自愿签署卖身契,时间一辈子。从此以后,我愿意为你慕思暖做牛做马。你说上,我不下,你说站,我绝不坐。我愿意听老婆的一切指示,无论贫穷还是富贵,我永远爱惜你、尊重你、安慰你,保护你,许你一生幸福平安。恳请你给我机会,让我照顾你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陆烨晨再次单膝下跪,对她伸出了手。台下,掌声热烈,伴着哄闹的附和声,“答应他!答应他!答应他!”慕思暖感动又好笑,将手递给他,任由自己被他抱在怀里时,她不禁笑着揶揄他,“你今天还求婚求上瘾了是吧?”这都第二次了,她倒是跟着脸红。某人却反以为荣,“你要是喜欢,以后天天给你求一次,怎么样?”“我才不要!”慕思暖悄悄在他腰上捏了一把,用了狠力。陆烨晨几乎怀疑腰那里都被她捏青了,又不能喊疼,灵光一闪,他忽而低头吻住她的唇,将她紧紧揉进怀里。果然,慕思暖的注意力被他转移,两人深情拥吻的画面美得不可思议,仿佛定格的画面一般。一连好几天,各大媒体都在报道陆烨晨和慕思暖的婚礼,一向低调的两个人这次竟也高调了一把,天天占着报纸头条。婚礼的第三天,慕思暖和陆烨晨的生活基本上已经恢复正常。一大早,两人正窝在床上,争执着该去哪里旅游。刚好碰上世界杯,慕思暖很想去亲眼看看球赛,陆烨晨却不让,两人争执不下,慕思暖忽然脸色发白,就下床往洗手间里冲去。陆烨晨紧张地跟了过去,看着她难受地趴在马桶前面吐,他既心疼又无可奈何。好久,胃里的不适才缓和,慕思暖整个人往下滑,落进那人的怀里。陆烨晨忙着替她擦拭唇角,随后将她抱回床上。彼时,慕思暖睁着一双十分哀怨的眼神,直勾勾盯着他,可怜兮兮,“你看你看,我为你怀孩子都难受成这样了,你还不让我去看场世界杯!”陆烨晨依旧拧着眉,“那里人太多了,我要顾着你,还要看着两个孩子,我怕我会分心。”“我只是怀孕了,我自己会注意的!”慕思暖见他依旧不肯妥协,有些话便脱口而出,“再说之前怀甜甜和阳阳的时候,你也不在身边啊,我不也……”瞥见某人突然沉下来的脸色,慕思暖突然噤了声,小心翼翼地看了看他,她正要再说什么,陆烨晨已经下了床往外走。完了,她踩到地雷了,明知道那些年的缺席是他无法忍受的痛,她却还……慕思暖心疼坏了,眼看着他就要走出房间,她忙倒在床上,“哎呀,肚子好痛……”那语气,明显就是装出来的。可即使知道,陆烨晨还是顿住了步子,往回走。慕思暖见状,赶紧蜷成一团,直到那人走过来将她抱进怀里,慕思暖才耍赖一般搂住他,头往上吻住他的唇,呢喃着道歉,“老公,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别生我的气,好不好?”陆烨晨哪里有什么气,只是觉得心里难受,想出去抽根烟,而如今看到她这样撒着娇,他心里的阴霾竟会散的那么快。“我没生气,只是在想当年,我不在你身边,你应该很辛苦吧?”这句话,他一直想问,却又不敢。慕思暖对着他眨了眨眼,微笑着摇头,“都过去了,现在能嫁给你,为你生孩子,我觉得很幸福。”那些过去,她早就放下了,也许只有尝过了有些苦,现在的幸福才会更加甜。情难自禁地吻住他,慕思暖十分享受这样甜蜜的时光,只是没想到这个点还会有人上门,门铃一声接着一声,打断了只属于两人之间的温馨。将被子盖到她身上,陆烨晨披了件睡袍出去,一并将卧室的门关上,这才走向玄关处。门外站着程静,方姨竟也在,陆烨晨微微皱起眉,却还是按了开门键。乘坐直达电梯上门,程静一进门就让方姨把刚买的食材拿去煮,一双眼四处看了看,忍不住问,“小暖和孩子们呢?”“两个孩子去了学校,阿暖还在睡,二妈你怎么突然来了?”陆烨晨有些头疼,想到原本属于彼此的二人时光被打破,他还有些憋屈。程静故意装作看不见,从精致的包装袋里拿出装着名贵药材的木盒,一样一样说给陆烨晨听,“我买了些上等燕窝,也把方姨带过来了,到时让她熬好了给小暖喝,她身子骨太差了,需要多补一补。”“二妈,我老婆有我就够了,您不必……”陆烨晨想说不需要程静操心,可看到她满脸热忱的样子,又不好再说什么。彼时,卧室的门从里面打开,慕思暖望着客厅里的程静,微微愣住,还是唤了一声,“二妈……”“诶,小暖啊,你近身体还舒服吧?有没有吐得很厉害?”程静一脸关心,俨然不像过去那样冷漠。慕思暖一时之间还有些接受不了,硬是反应不过来。陆烨晨拉着她坐到沙发上,又将毛毯披在了她的小腹处,解释道,“二妈让方姨过来给你煮点补品,你若是不喜欢,我便……”“阿晨,我很开心。”慕思暖接口道,转向程静,笑着握住了她的手,“二妈您坐,劳烦您为我担心了,孩子很好,我也很好。”“那就好,那就好,我让方姨给您炖了排骨汤,到时候你多少喝点,对身体好。”“嗯,谢谢您。”程静陪着吃了一顿饭后便离开,将方姨留下来照顾,陆烨晨也没再拒绝。临近五点,陆烨晨给彼此换了身衣服,开车去孩子们的学校门口。经过百货商场的巨型显示屏时,慕思暖看到了自己和陆烨晨的婚礼依旧被人重播着,微微一笑,她转向身边的陆烨晨,问道,“阿晨,即使明湘和非凡没能参加我们的婚礼,他们应该也不遗憾了吧?”————正文到这里全部结束了,非常感谢一路陪伴的亲们,小七自己的更新速度实在是太惨了,所以估计下一本会需要一定的准备时间,争取下本不再断更啦!后面还会有明湘的番外,可能会有点虐,希望大家继续支持咯~

广州哪家牛皮癣医院好
平顶山牛皮癣好的医院
阳江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上一篇:疯狂神豪玩科技1

下一篇:绝品战神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