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景山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书中书之贴身笔仙 正文 章 开祭出一个男人

发布时间:2020-01-16 20:58:56 编辑:笔名

书中书之贴身笔仙 正文 章 开祭出一个男人

夜,像块宽大无比的幕布,悄悄地拉开,罩住了山川、原野…

夜幕已经垂下,皓月当空,伴随着寂寥月光,唯有点点星辰像孩童手中的糖豆般绚丽多彩。

今夜的月光与往日不同。

乱郡三百年,七月十五。

血月之夜。

空旷神秘的山谷之上。

“啊!!”

一道女子惊天动地的呐喊声,响彻整个山谷。

声音在山谷中来回传荡,愤怒、悲凉、不甘……

“包子,你快下来,你若死了,让我怎么独活。”

一个身材近乎完美,双十年华,面部有白纱遮挡的端庄女子伸出洁白的皓腕焦急的拉扯着身边古树上被嘞成圈的皮鞭。

“韵姐姐别拉了,再拉我就真的死了。”

一个年芳二八的妙龄少女踉踉跄跄的将自己刚套进皮鞭的脑袋收了回来,脚踏一块巨石,娇小的身躯稳稳的站立在巨石之上,伸出素手轻柔的抚摸着光滑的脖颈,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

方才那“荡气回肠”的惨叫声正是出自她口。

她天生长了一张可爱的像包子一样,圆乎乎的小脸,星辰一样的古灵精怪的眼睛,一笑起来像弯弯的月牙,娇俏、可人。

她叫包婧怡,是十八乱郡王府之一――武郡王的千金,有个可爱的外号――包子。

蒙着面纱,焦急的想要救她的女子名为司徒韵,因家族没落而只身投奔武郡王的远方亲戚。

两女年纪相差不大,性格却恰恰相反。

若说司徒韵是冰山上的空谷幽兰,宁静似仙,那包婧怡便是那火山边缘的喷薄火焰,顽劣、暴躁。

武郡王见司徒韵实属良师益友,又满腹经纶,谈吐不凡,便将她留在包婧怡的身边,希望能通过她来改变自己女儿的心性。

“你吓死我了,还以为你真的想不开呢?”

司徒韵轻拍着胸口的饱满,喘着香气,怒嗔道:“看你下次还敢不敢胡闹,跑到这荒山野岭来开祭。”

“嘿嘿,这不是有韵姐姐陪着我嘛。”

包婧怡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但很快笑容凝固,低愁着眉:“韵姐姐,我不想活了,你让我死了算了吧,再有三日便是王府展现灵器之日,到时候你让我怎么交差啊,难不成真的领个土鳖回去,告诉他们这就是我开祭的灵器?”

说着,包婧怡小手很是不情愿的指向一棵古树。

循着手指所指的方向,在一棵参天古树下透过血红的月光可以隐约间看到一个蓬头垢面的男子。

男子衣着暴露,漆黑的衣服上布满破洞,像是被烈火灼烧过般,即使距离得远远的都能闻到浓烈的烧焦味道。

他的身上,脸上都被灰尘以及山谷湿润的泥土覆盖,让人看不清他的年纪以及面容。

没被泥土遮挡的是一双乌黑如星辰般的眼眸。

可,这双眼眸透过血月虽显亮堂,却总盯着夜空发呆,像是呆滞了般没有一丝灵动。

“他看起来挺可怜的,况且他确实是你开祭出来的,若是不带回去,任凭他留在这里怕是……”

司徒韵环顾着四周,空旷的山谷,野兽遍地,不时会有兽鸣声回荡,不由有些担忧。

“那也不能带他回去,否则父王他一定会打死我的,想我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就这样带个陌生的男子回府,必然会引起王府轰动,届时别人会怎样看待我武郡府?以父王的性格,为了拥护王府的面子,他一定会大义灭亲杀了我,到时候连母亲也救不了我。”

包婧怡沮丧着脸,忽然眼睛一亮:“韵姐姐,要不你帮我把他藏起来吧,我虽然不能把他带在身边,可我也不想看他死在野兽的肚子里,你住的院子父王曾下过令没你的允许不准旁人进入,若是将他藏在你的院子里,一定不会被人发现的。”

“我……”

司徒韵苦笑连连:“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情况,我同你们不一样…学不了武,开不了祭……”

“对不起…”

包婧怡苦涩着小脸,双手托着圆乎乎的脸蛋:“韵姐姐,我不是故意要提起你的伤心事的,我只是不放心他…毕竟他是我的“灵器”。”

这里是武启神洲,神洲崇尚习武之风,家家户户没日没夜的操练武学。

自三百年前,神洲的王朝――通灵王朝没落,仅仅两年时间,神洲各方便崛起了八方郡王。

三百年过去,又延伸为十八方郡王,武郡王便是新晋的郡王之一。

新晋的十方郡王府虽没有经历过多岁月的磨砺,比之早的八方郡王府的整体实力要弱上一些,但只要在武力上有了新的突破便能扭转乾坤。

这个时代被称为乱郡年代,十八郡王各自统治着自己的领域,称霸一方。

这里的武学在经历过祖祖辈辈的传承后逐渐可以感应天地,感应到一个未知的神秘空间。

武启神洲的武者将这神秘的空间称之为阴界也就是普通人口中的地狱。

传承至今,武者们在成年的日子便能自由感悟阴界,以鲜血开祭,召唤属于自己的灵器。

灵器会伴随着主人,征战一世,永不背离。

灵器毁灭,武者能再次开祭,召唤新的灵器;武者毁灭,灵器则会消散天地,伴主而灭。

可以说,灵器是武者忠诚的伙伴,没有任何选择的权利。

“包子,把他交给我吧,正如你所言,我所住的院子确实没人敢入,郡王也很少来做客,他在那里会很安全。”

司徒韵说着,莲步轻移,朝着男子走去。

“唉,韵姐姐,你等等我,那样也会有损你的清誉的。”

包婧怡一边呼喊,一边跟了上去。

两人来至古树边,包婧怡大着胆子问向男子:“你从哪里来?你是人类吗?”

看到眼前有人,男子将目光从血月上转向两女,目光呆滞,久久不语。

“喂,我在问你话呢!”

见男子不搭理她,包婧怡瞬间怒气上涌,鲜红的皮鞭不停在她的手中挥舞。

“吐露……吧啦……屋里啦!!”

男子似是受到惊吓,伸出手不断的笔画,呆滞的眼神瞬间变的焦急起来,口中牙牙作语,说着一些让人听不懂的话语,慌乱的向着后方的古树挪动。

“包子,你吓到他了!”

司徒韵不满的瞪了眼包婧怡,后者连忙苦着脸将皮鞭收起。

“你别怕,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韵姐姐,你别碰他,他身上好脏的。”

看着司徒韵竟然伸出玉手温柔的轻抚着男子的肩膀,包婧怡不禁皱着小脸,担忧的呼唤出声。

“无妨,以后还要住在一个院子里,他是你的灵器,我又怎会嫌弃?”

司徒韵轻轻一笑,带着和煦的笑容看着男子:“不要害怕,告诉我们你的名字好吗?”

“咕噜…淅沥沥…阿巴!!”

男子的目光迥然,像是动怒般,眼中爆出一团火焰,口中又是一阵让人难以揣摩的言语。

“不会是个傻子吧?韵姐姐,天就快要亮了,我们还是早点带他回去吧,不然被父王发现就惨了。”

包婧怡心里开始有着一丝的同情,没想到自己的灵器竟然只有人形却连话都不会说,看起来平淡无奇就算了,还是个痴傻之人。

司徒韵赞同的点了点头,顷刻间,两个妙龄女子的少女之心瞬间爆棚,都有一种要保护“灵器”的反主观念。

看着两个女人不停的在自己的面前指手画脚的,说着一些“鸟语”,秦皓的内心是崩溃的。

什么情况?

我不是马上要就从地狱回到地球了吗?不是说好的成为鬼仙便能放我回阳间的吗?

怎么突然跑到这个鬼地方来了?

面前的人弱小就算了,还叽里呱啦的说着完全听不懂的语言,而且这些语言,秦皓可以保证,不属于地球任何一个国家的语言。

秦皓,一个来自地球的文写手。

因为苦想新的文剧情,研究创新,…被喷子喷死在电脑桌前的一个悲催作家。

原本以为一死了之,奈何老天跟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令他死后都难以安息。

人世间真的有地狱!

只是地狱远没有人们杜撰的那么可怕,也不是存在于地底之下。

世人都说月球永远只给我们看他的一面,而另一面科学总是无法解释,目前也探测不到。

其实,秦皓莫名其妙的先知道了真相。

月球的背面是地狱。

人类也好,动物也罢,死去后只要灵魂健全,有一部分灵魂则会在特殊的情况下不受大气层干扰,飘向太空,被月球强制束缚,收纳到月亮背面的地狱空间。

秦皓就是这样一个特殊的存在……

地狱里的生活对于旁人来说是异常艰苦的,可对于秦皓来说却是幸福的如春天里的花儿一般灿烂。

这个地狱很古怪,秦皓原本还想找寻蒲松龄的亡魂与他探讨聊斋中狐仙的风骚,想抱住吴承恩的大腿,问问大圣的妈妈到底是不是女娲……

然而,这些都没有!

整个地狱,已故的地球亡灵除了李白和项羽就只剩下了他。

这两人一个只会拿酒买醉,彻夜栖宿在酒池之中,一个则是手举装满烈炎的巨鼎,将鼎当作是心爱的玩具……

有吟诗作对的,有武力通天的,地狱里的鬼一个个长的稀奇古怪的,就是没有一个会写小说的!!

这让秦皓成了众鬼众星捧月的对象。

在地狱里,他时不时的就会说道自己心中于前世未写出来的小说给地狱的鬼差听用来换取修炼的功法。

鬼差们乐于听,他也乐于讲,大好功法尽收囊中。

地狱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不成鬼仙永无出头之日!

可想成就鬼仙之位何其之难!

秦皓没日没夜的说着千奇百怪的故事,重来没有重复的一天,下至孤魂野鬼,上至鬼差判官,每个人都沉浸在他所幻想的故事里,被他用生动且略带浮夸的演绎诠释的淋漓尽致。

秦皓一半的时间用来偷偷练功,一半的时间则是不停的想着故事,说着故事。

带着诗仙李白写小说,教着霸王项羽唱情歌。

足足一千载岁月,秦皓的故事流行在整个地狱,也在这一天,他修成了无上鬼仙。

开封市中心医院
华北石油井下医院
四川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浙江治疗癫痫病方法
太原治疗阴道炎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