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景山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腾讯鲜为人知的重武器5马化腾水风格的背后

发布时间:2019-10-22 19:13:35 编辑:笔名

38岁、天蝎座的马化腾有他安静、封闭的一面。童年时的马化腾生长在当时尚属偏僻之地的海南,观察天象成了他的爱好,时至今日,马化腾仍然是一个天文爱好者。有一次去美国参观E3游戏展,看到此前从未见到过的北半球天象,他当时就在路边如痴如醉地观测起来。马化腾痴迷天文直到高中毕业,他还甚至一度准备报考天文专业,不过他后来选择了更加实用的计算机。从某种程度上,这些经历塑造了马化腾后来的一部分性格:不擅长与人交流,但是让他静下心来研究一件事是能在中立的态度看问题,同时还能尊重他人的意见,他逐渐成为一些小团队里的主轴,他思维能够迅速从一个产品原型发散到这个可以怎么用,于是一下子把别人的兴趣也挑起来了。

马化腾既没有马云那种强悍的作风、非凡的个人魅力,也不像海归派李彦宏那样洋气十足,一副绅士派头。有一次腾讯公司开晚会,一个女性主持人激动之下拥抱了马化腾一下,当时现场所有人都看到小马哥立刻就窘迫得涨红了脸。

互联人士谢文记得,他次见马化腾时,马化腾握着他的手说,我们通过,幸亏我们握手晚了几年,要不然当年就被你们买走了。在谢文看来,腾讯是比较自然的一个公司,你跟它打交道不痛苦,人很谦虚,很简单,也不强人所难,那种自傲或者是自得压得非常深。这是马化腾,他们几个创始人带过来的,是人的本色。在谢眼里

,马云是狂人,马化腾则是强人。

在他看来,马化腾的强表现在,认真执着,学习力惊人,同时尤其肯去倾听不同人的不同观点,不会很主观臆断地去下结论。

一位熟悉腾讯创始团队的人士评价,腾讯的5人创业团队内部有合作也有制衡,对外马化腾知名度很大,但是对内是相对民主的,就像资本主义的三权分立,大家都是老板。

这5人早年就是同学或同事,所以互相之间知根知底,马化腾根据各自特点分工来确定各自出资和占有股份的多少,马化腾虽然一股独大,但并不控股,这导致腾讯的创始人团队从一开始就形成了民主决策的氛围,后来,当腾讯公司发展到数千人的规模时,这种民主决策的风格被保留了下来。谢文曾经参加过腾讯公司的会议,留给他的印象是,集思广益,是投票表决,是专业的,是公正的。

马化腾要求每个中层管理为自己备份副手,腾讯的高层团队里也一直有着这样的配对模式。早期,在创业团队中负责研发的张志东和负责市场的曾李青是力量突出的一对,2004年上市之后,腾讯进行了一轮大规模的职业经理人引入。2006年,公司进行了事业部改造,按公司业务划分为互动娱乐、互联业务、无线和络媒体四大板块,公司创始团队的部分权力下移,职业经理人的权限得到提高,刘炽平被任命为总裁,其投资银行背景为腾讯获得香港资本市场认可,并进入恒生指数立下大功。

当时担任公司首席运营官的是曾李青,在此之前,他负责整个腾讯公司的市场业务。在腾讯的组织架构调整之后,当时公司出现了首席执行官、总裁和首席运营官共同存在的局面,同时,权力下放事业部。曾李青的权力被分散,不久后曾李青辞去了在腾讯的职务。此后,创始团队中的许晨晔也曾经有意淡出,不过受到马化腾挽留。许性格温和,从不急躁,亲和力很强,善于与不同的人沟通,做决策会充分考虑到不同角度人的看法。马化腾需要他在团队中起到润滑剂作用。

现在,除了曾李青,四位创始人都还留在公司,公司核心的12人决策机构总裁办公会里形成了创始人和职业经理人各半的局面,新的权力平衡在腾讯高管中形成。

在中国互联公司里,创始人与空降职业经理人之间的关系很难平衡,往往会发生激烈冲突,易的丁磊曾经引入职业经理人,又自己将其驱逐,搜狐张朝阳也同样如此。马化腾在人事调整上的节奏把控相当到位,这使得腾讯在引入职业经理人和创业元老的退出过程中没有发生任何激烈的流血事件。对于在腾讯空降的职业经理人,马化腾的评价是融入得很好。

离开公司的创始人曾李青离开得也很潇洒,在腾讯公司的官方站上,他仍然以终身名誉顾问的身份排在高管列表之中。腾讯的创始团队组合的稳定性和职业性在中国互联历史上仅有携程创业团队可以与之媲美,携程梁建章、季琦、沈南鹏、范敏四人创业团队先后轮番担任公司CEO,但公司却依旧保持高速稳定发展。

在管理上,马化腾学习的一个对象是同城的华为,华为在电信服务、产品意识、组织管理上都给腾讯很大的借鉴,有内部人士说腾讯不仅仅是学华为,也学惠普、微软。这是一种实用主义的学习,但不管怎样,华为的大公司管理基因还是带给腾讯不少好处,不少互联公司从几百人到几千人的管理冲突,并没有在腾讯身上发生。

随着腾讯朝着超级竞争的迈进,马化腾这种温和改良型的强人哲学也面临超级挑战。公司规模越来越大,诸侯割据的大企业病变得严重,在公司做的内部人员满意度调查中,跨部门的合作总是被认为是,很累,很难去做,马化腾将总裁办公室下属的战略研究部扩张到了数十人,他寄望这样的智囊团组织能够在理顺内部格局方面也能发挥作用

,马化腾希望能够将冲突放到桌面上讨论,然后由智囊机构从整体公司利益的角度来做出公允判断,这样的话,冲突的问题能够更快地浮现出来,几个老大能够尽早地PK

,要不然,你上面也不管,下面也就推不动,那肯定出问题。说这话的时候,马化腾从一个技术专家变成了一个颇有智慧的管理高手。

采访快结束时,我们问马:遇到大难题,你的内心天人交战时,会从那探寻答案?

马化腾的回答一贯中庸、平淡如水,关键还是看决策对未来平台或用户有没有价值,有多大的价值。


贵州治癫痫怎么样
贵州哪里治疗癫痫效果
贵阳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南阳男科阳痿
遵义癫痫病哪里治得好
友情链接